鳳凰星

因真情而快乐。

宁谣。
jojo/假面骑士/超级战队/漫威/DC/星鬼。
写文的美术生。偶尔出C。

不常在。

【吴门/秦门】师父,你再看看我(吴门篇)

去年写的……

虐的你心肝疼的国乒吴门(吴敬平门下)及秦门(秦志戬门下)的师徒师兄弟间的那些过去,大概有BUG及虚构成分。肖门客串。

 

 

 ***

 

方博昨天一晚上没睡,日日夜夜想着过几天的直通。结果第二天就顶着个大黑眼圈去训练,果不其然得给肖战骂了一通。

 

明明张继科也困的有黑眼圈啊!你看他连眼睛都睁不开怎么只骂我!方博气鼓鼓的抗议,结果肖战回了一句,他醒着呢。

 

然后大家就看张继科在总教练刘国梁的魔鬼发球下啪啪啪的练。

 

哎呦卧槽。方博不服气的说,我也可以!

 

肖指导一摸光头慌了,赶紧说,你现在状态这样还是算了嘛,这不是折腾我的小心脏吗!

 

方博抓抓自己手腕上的护腕。训练馆之内乒乒乓乓的声音让他追忆起了第一次训练的时候,是焦点般的存在,后来受伤停训了一年,也就没再进入主力层,虽然也知道自己实力缺陷大但是自己也不是完全不在乎的人,总归有些不甘心的。

 

“教练,你再抓抓我,我还可以拼!”

 

结果,这一下就说出来了,说出来了这个20多岁年轻人多年的渴望:我想进这次团体名单!我也想证明自己的实力!

 

肖战愣住了,因为他突然想起好几年前那一个剑眉星目的少年。

 

***

好多年前。

 

“教练……”少年推开自己主管教练的房门,站在门口,很清楚自己再摔拍子给教练带来很多麻烦,但是丝毫没有太多的情绪变化。结果肖战没理他,想让他平静下来,站了一会,少年不知道说了什么,又退出去把门关上了。

 

然后也把少年自己的退路关上了。

 

过了不久,少年劳改回来,好像冷静了很多,也愿意把一开始那些不愿意说的话说出来了,不过肖战隐隐约约感觉少年虽然仍是单纯,却少了很多那些彻头彻尾的热血和冲劲——彻底关上了别人可以打开的那扇门。

 

“陈玘是一个很有潜力的球员,你要好好练他!他的反手很强的,要往死里练!”去年换组前吴敬平跟他说,他点头点头,心里却疑惑。这样操练前三板,这不是要彻底断送这个球员的防守能力吗?

 

肖战知道陈玘是一个刺头、愣头青,特别叛逆冲动的球员。其实肖战挺喜欢这样的球员的,比如之前二队练的那个小球员张继科,不过第一次接手这样的球员,还真的不太喜欢:你跟他嗡嗡嗡的说,他不听,然后去玩手机了,总是不受控制。

 

他没认识好陈玘的单打能力。当他接手张继科的时候,他已经明白了。

 

唉,陈玘也算是栽了在我身上了。不过这个少年越长越大,笑的却是越来越多。

 

陈玘自己想得一定比谁都明白,肖战想。

 

 

 

***

 

“陈玘——快过来,别玩手机了!”吴敬平推了推眼镜,冲那个趴在软垫上对着个黑色手机摁摁摁的少年喊。

 

“哎。”少年好像叹了口气,把手机往旁边软垫上放着他自己毛巾上一丢,掀着被汗水打湿一半又干的差不多的T恤露出半边白肚子,屁颠屁颠地跑过来。笑嘻嘻的说,吴指导,干嘛啊。

 

吴指导一糊他的小刺头,还能干啥,双打训练。

 

马琳老早就候在那了,运动T上露出来的一截掖在里面的汗巾,抓着板子傻傻的笑,露出一对儿虎牙。

 

刚进队的陈玘对这个新师兄还是不大熟络,但是毕竟要练双打,也只好跟着笑。吴指导站球桌对面,给他们一边发球一边讲一些技术动作,陈玘一开始没集中,漏了好几个,后面没想到强度这么大,又要记东西又要接球,反而越打越来劲了。

 

休息时,马琳抹着汗笑着说,陈玘,你的反手还不行啊。吴指导观察了一下,也点头称是,但是却很确定的讲,再操练一下,陈玘的反手一定是世界顶级的。

 

 

吴指导说的也没错,陈小杀那出色的正手能力在最近的世界级比赛中,刚进队三个月就打到了世界排名第五的位置,干趴了好多世界名将。然后现在陈玘马琳的新配对展现出了非凡的气势,一出去五站公开赛一站不输,引得连连称奇。

 

陈小杀一听表扬,乐了。

 

“那是。”

 

别高兴的太早了,吴指导严肃起来一改温柔模样。你们还不知道雅典奥运会能不能去呢,一个劲傻乐,没有奥运冠军没有世乒赛冠军也不是顶级的配对。而且你还没练好你的反手呢!

 

稍年长的马琳认真的点了点头,年轻的陈玘也跟着点头,勉强听了进去。

 

不管是什么事情,我只要认真去打球就行了嘛。陈小杀的心中总是这样纯粹。

 

结果雅典奥运会之前,这双打的人选却一直没出来。吴指导那天带他们俩出去吃饭了,说是要聊一聊。

 

单打都开始了,双打的第二对组合没定下来,真的挺让人纠结的,陈玘嚼着面,吸溜吸溜的看马琳在碗里面用筷子搅啊搅的,蹙起剑眉说,马琳,你、你不要给我好了,别搅了,多难受啊。

 

马琳立刻不搅了,吃的比谁都快。

 

吴指导看着,无奈的叹了口气,跟他们俩说明了情况。马琳还没等吴指导说完,便说,“吴指导,我想打。”

 

陈玘更绝,“吴指,让我上,我拼了命都给它拿下。”

 

 

 

 ***

 

这绝对是一个他们永远都忘不了的夜晚。当队内的裁判吹响了哨子,他就知道他们赢得了这场通往未来的比赛,踩在同样希冀着的队友身上。

 

马琳一回到宿舍就开始哭了,宿舍挺昏暗的,陈玘本来想洗澡,结果愣是给他师兄吓到了。

 

马、马琳,你别哭……陈玘其实眼睛也有点酸,不过他坚决是认为那是因为脸上密布的汗水。20岁的陈玘刚进一队,但也知道一队队员间的感情非同一般,不过竞技体育同样也是残酷的。眉宇间还是太青涩的陈玘只好坐在比他大了不过两三岁的马琳身边,眼见他泪流满面。

 

马琳喜欢哭这他不是第一次听说,陈玘不知道原来一个男生也可以哭的那是叫一个梨花带雨,不过他自己也没忍住流下激动的眼泪,但是坚决说:

汗进眼睛了。

 

结果后面两个人就一直在那哭。吴指导来了,没有推门而入,只是一抹眼泪,就走了,然后在那摇头说,过了这关,你们雅典一定是冠军了。

 

……

上一篇 下一篇
评论
热度(1)
©鳳凰星 | Powered by LOFTER